上将杨得志回忆平型关之战
2015/12/4 0:00:00
平型关战役

1937 年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日本浸 略军分数路大举南下,进逼山西。全国各族人民,为了抗日救国、挽救民族危亡,掀起了抗日热潮。
        这个时候,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当时,我正在“抗大”夜以继日努力学习。为了抗日,我们提前结业了。我被聂荣臻同志要到115 师 343 旅685 团任团长。
        我离开“抗大”去115 师师部见聂荣臻同志。他看到我头一句话就是:嗬!我们窑洞大学的毕业生回来啦,好,来得正好!你看!他指着桌子上一厚叠用五颜六色纸张写成的东西, 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说,“全是战士们要求上前线的决心书嗅l 现在可以说是刀出鞘、弹上膛,盘马弯弓射大雕。部队情绪好得很呀里”“我们的具体任务呢?”我问?
        聂副师长说:“要你到685 团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个团是你原来工作过的师改编的;二是这个团是全师的先头部队。现在部队已经到了黄河西岸韩城、合阳之间的芝川镇。我们的 任务是过黄河进人山西。如今山西以及整个华北吃紧得很呐!,
        聂副师长简要地向我讲述了华北的形势。他说:北平、天津失陷后,日军沿平绥、平汉、津浦3 条铁路线大举进犯。已经侵占了南口、张家口、大同、琢县、保定、沧州等地,矛 头直指归绥、包头、石家庄、太原、济南等地。进人山西的日军已由大同到了广灵。周恩来和彭德怀等同志曾和阎锡山面谈,鼓励他抗日。日军进了山西,阎锡山当然紧张。但是要打仗,要抗日,我们还是要 有“以我为主”的思想,既要拉着阎锡山,又不能完全依靠他。
        聂副师长的谈话虽然简要,但总的形势、敌我态势和我们的任务、基本方针已经交代的十分清楚了。特别是我们那个团已经到了黄河岸边的芝川镇.我必须尽快赶上部队。谁知走 出师部碰到了原红l 团改编的独立团的几位老战友。他们听说我要去685 团,都动员我到独立团去工作,说.“这是老红l 团嘛,你为什么不回来?"
        我那时年轻,转身就去找聂副师长,说:“我还是去独立团当副团长,685 团的团长让别人去干吧。”
        “为什么?”聂副师长耐心地听完我的理由,然后严肃地说:“你去685 团是命令。命令下达了就要执行。形势这样紧张,部队在等你,你马上去685 团! " 我火速出发,日夜兼 程赶到芝川镇时,部队已经渡过了黄河,一直赶到山西侯马才见到了陈正湘、肖远久和邓华等同志。
        9 月下旬,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左权、邓小平等同志率八路军总指挥部进驻五台山区的南茹村,直接指挥我们作战。这时,日军分兵向太原方向推进:一路由大同进攻雁门关 ,南下直取太原,一路由蔚县、广灵西扑平型关,目的也是夺取太原。这后一路来势极凶,已经攻到离平型关不远的灵邱。灵邱一失,必将兵围平型关。两关一旦失陷,太原必然难保。把守边关的蒋阎20 万 军队惶惶不可终日,直退至“两关”一线。我党以民族利益为重,决定援助他们作战。朱总指挥和彭副总指挥号召八路军全体指战员以“与华北共存亡,的决心,兵分两路迎战日军,一路由贺龙、关向应同志 率领120 师,驰援雁门关,另一路就是我们师,从侯马乘阎锡山派出的接兵车,沿同蒲路日夜向平型关急进,迎击进犯之敌。侯马在晋西南,平型关在晋东北。也就是说,从侯马到平型关几乎要穿越整个山 西南北,大家坐着闷罐车长驱不停,但仍感速度太慢。当时秋雨连绵,狭窄的车厢里人很拥挤,闷热潮湿,空气污蚀,再加上不停地颠簸,不少同志忍不住呕吐起来。大家为了驱散这旅途的困扰,便讲笑话, 唱抗日歌曲,情绪相当活跃。
        最使我们感动的是,车过洪洞、临汾、霍县、介休等车站时,成千上万的群众,携带着慰问品,在风雨中迎送我们。
        “热烈欢迎抗日的八路军将士上前线!”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用鲜血保卫我们的每寸土地!”
        “中华民放万岁!’’
        “抗战胜利万岁!”
        此起彼伏的口号声,冲破风帐雨慕,震撼着祖国的大地!
        指战员们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和深深的教育。民族的需要,人民的希望,自己的重任,一切的一切都摆在了眼前!那些在列车开动中一闪而过的人影,深深地留在了我们的记忆中。 有的战士开玩笑说:“谁说洪洞县里无好人?胡扯,好人多得很嘛。”
        好人当然是多得很,但是我们在洽途也看到一些令人气愤的现象― 大批溃逃的国民党官员,置人民群众生死于不顾,带着搜刮来的财物,你拥我挤,仓仓皇皇地爬上南去的列车 。群众骂他们是民族败类。我们的战士气愤地说:“要不是“联合”了,非毙了他们不可!" 我在介休车站接到通知,要我在车到太原后进城去师长林彪处接受任务(当时林彪住在太原阎锡山的1 个招待所里)。午夜,车到太原站,我便带着两个警卫员往太原城内赶去。在城门外我见到许多穿着破衣 烂衫的群众聚在凤雨中,一打问,原来他们是从大同、广灵、蔚县、灵丘一带逃难出来的。然而.城门紧闭,不许他们入内,只好忍饥挨冻,盼着天明,再想法子。我的警卫员向门卫说明了情况,我们才进了 城。
        由于不认识路,我们只好雇了人力(黄包)车。这种1 人坐l 人拉的车我是第l 次也是最后1 次坐。看着骨瘦如柴的人力车佚在风雨中拉着我,心里真不是滋味。他听说我是八路军 ,高兴地说:“先生,拉你们我欢喜,你们不来我们就要当亡国奴了!"
        车到招待所门口,我们先后下了车。可是两个门卫硬是不让我们进。车侠急了,高声喊道:“他们是八路军,打鬼子的,你们咋不让进?开门卫不但不理,反而举起枪托要打车伏 。我和警卫员一边拦阻一边说明情况,特别是警卫员告诉他俩我是团长,他们才不发横了。警卫员拿出钱给人力车夫,那车夫怎么也不肯收。他说:“你们来山西帮我们打鬼子,我再要钱,还有良心吗卫”还 是我把钱硬塞到他手里,说:“这不是给你的车费。就算我请你吃l 顺饭的钱吧。”他这才收下,目良巴巴地望着我们进了招待所。
        林彪见了我,问了一下部队的情况,交代我要加快北上的速度,把部队开到赶回太原车站,天刚亮。风停了,雨也住了。我们又乘火车急速前进。谁知列车离开太原才三四十公里 ,日本飞机就来轰炸我们了:敌机扫射把列车车厢穿了不少洞,我们有多位同志负了重伤。动员他们下车转后方医院休养,他们怎么也不听。有个战士甚至哭着对我喊:“团长,还没见着鬼子的面你让我有什 么脸回后方?不丁我不走!死也要死在前线上。”时间紧,任务急,我只得命令他们留在后方。其实,我当时心里也很矛盾:这样的好战士,我舍不得离开他们,但又必须离开他们。
        列车继续奔驰着。傍晚,进人原平车站时,由于前边的铁路被炸毁,无法通行了。这里离平型关大约还有100 多公里,为了抢时间,我们奉命改乘汽车前进。这时,全团上下只有 一个信念,就是天塌地陷,也要及早赶到平型关l 担负输送任务的是国民党军队的1个汽车团。这个团全是美式装备,连卡车也都一律带帆布篷子。条件虽不错,但考虑到前面道路险要,又是夜问行车,而且 随时会有敌倩,我不禁对这个汽车团能不能安全、迅速地把我们送到目的地感到担心。部队上车前,我和陈正湘、肖远久、邓华等同志分别向营、连干部交代,一定要做好司机的工作,防止发生意外。
        我正要上车,1个司机走到我面前说:“首长,这一带全是山路,颠得厉害,您到驾驶室里坐吧。”
        听他叫“首长”,我感到很奇怪― 国民党士兵对上级从来是称职务或“长官”的,这个司机却非常自然地用了我军上下级之间的称呼,不知为什么。我说:“你的驾驶室里还有 副手哩,我坐后边可以。”
        “不,不。”那司机急忙解释说。“副手已经到另一辆车上去了。您来坐吧,不会出事的。”这后一句话显然是怕我对他不放心。
        我看这司机近40 岁的样子,长得粗壮结实,比较纯朴,没有老兵油子的味道。汽车开动后,我问他:“你是哪里人呀?"
        “河南。”
        我看他的车开得很稳,便说:“是个老把式了吧?"
        他打着方向盘,叹了口气,说:“摆弄这个‘圆圈圈,13 年了。”
        “到过不少地方吧?”我又问。
        “怎么说呢”他燃上一支烟,猛吸了两口,没头没尾地说,“你们到过的地方,我也到过一些。”他见我不解,惨然一笑,“最后l 次‘围剿,你们,我就开车到了江西,后来, 你们长征一一我们长官说叫‘西窜’― 我又开车跟过你们,不久前才调到山西来的。我开车,没打过仗,可见过你们。我曾想跑到你们那里去,可又一想:共产党没有汽车,我又不会打仗,去送死呀?你想 ,我被抓来当兵,家里上有爹娘,下有老婆孩子,我死了他们咋活了现在,我虽然活着,但也不知道他们还喘不喘气哩!这回好了,共产党和国民党不打仗了,大家一块打日本鬼子,打完日本鬼子我就可以回 家了。我不是当着您说好听的,要真的正儿八经打鬼子,还得靠你们呀!要是我跟着你们,让鬼子打死了,那也不屈。中国人嘛,还能让个小东洋欺负着!"
        黑夜里我看不见这司机的表倩,但他朴素、真诚的语言使我感动。他当了多年国民党的兵,对国民党的本质认识不清这是难免的,但他仍有一颗爱国之心应该说这是可贵的。我由 他想到了接触过的东北军、西北军的普通官兵,庆阳县的县、镇长们,特别是从侯马到太原一路上见到的人民群众。是呀1 偌大的一个中国,拥有4 . 5 亿同胞的伟大民族,只要真正团结起来,日本侵略军 还够打的吗J 当然,我也想到了党中央和毛主席确定的,建立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共同抗日的政策和策略是何等的英明和正确啊!
        天明,我们到达了离平型关不远的大营。在从大营转赴平型关外东南边的冉寨、上寨地域的途中,我们遇到了从灵丘败退下来的国民党官兵。他们只顾向平型关内债逃。有些逃兵 竟跑到我们的驻地来抢老百姓的东西。我问他们中的一个老兵:
        “你们为什么不在前方打日本?,
        那个老兵魂不附体似地说.“日本人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你们打上了吗?’我又向。
        “没有。”那老兵摇晃着脑袋,“连鬼子的影儿还没见着,上头就命令我们撤了。”
        真是可耻、可悲、可气!
        日军侵华精锐部队坂垣师团占领灵丘不几天,便向平型关扑来。平型关位于山西东北部古长城上,自古以来是晋,冀两省的重要隘口。关内关外,群山峥嵘,层峦迭嶂,沟谷深邃 ,阴森幽静。关前有一条公路,蜿蜒其间,一直通向灵丘、涞源,地势煞是险要。这是坂垣师团21 旅团侵占平型关的必经之路。从关前至东河南镇之间的公路北侧山高坡陡,极难攀登,路南侧山低被缓,易 于出击。上级决定,我们685 团和686 、687 等3 个团,埋伏在南侧一线。为了赶到伏击地域,我们连夜从上寨出发。当时大雨如注,狂风不止,加上天黑路滑,行动十分困难。全团上下衣服被淋得透湿不 说,几乎都成了“泥人口。深秋,山区的夜晚已是很冷,指战员一个个冻得直打哆嗦。
        拂晓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李庄,我把1 营刘正营长、2 营曾国华营长、3 营梁兴初营长叫到一起,在大雨中指着前面的公路说:
        这就是我们的攻击地段。坂垣的21 旅团要进平型关必须通过这条路,这里居高临下,地形好得很呀!”我又指着东面说,“从这里往东是680 团,再往东是687 团。”
        我们团的3 个营都是有着光荣历史的部队。1 营是朱老总从南昌起义带出来的,2 营是跟着毛主席参加秋收起义上井冈山的,3 营是黄公略同志领导的老3 军的底子。许多战士都 是经过长征的老同志。3 位营长都是红军干部,都做过团一级领导工作,可以说是身经百战的了。有这科灼部队,这样的指战员,对打好这一仗,我是信心十足的。但考虑到这毕竟是我们第1 次和日军作战 ,不熟悉敌人的脾性,更何况对手又是气焰十分嚣张、“赫赫有名”的坂垣师团21 旅团,尽管我们都浸泡在雨水里,我还是耐心地提醒他们说:
        “一定要告诉所有的同志― 从千部到战士,以至炊事员― 这次战斗非同一般,政治意义更巨大。国民党军队的溃逃不仅助长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而且对热心抗战的人民群众是个 很大的打击。如今人民的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他们在看着我们哪!党中央、毛主席,朱、彭等首长也在等着我们的胜利消息。所以,这一仗一定要发扬我们敢打敢拚、不怕流血牺性的传统,彻底消灭这帮侵 略者l 打出八路军的威风来,打出中国人民的志气来!,
        3 位营长刚走,陈正湘、肖远久和邓华等同志就冒雨来到了我的身边。他们刚分头到各连作了战前动员。我问他们下这么大的雨,部队情绪怎么样。邓华同志说:
        “一句话,劲头都集中到刺刀尖上,就等吹神锋号了。战士们说:日本鬼子嗽嗽叫,国民党兵往后跑,人民群众在吃苦,我们这口气死了也咽不下去l 这样的奇耻大辱、深仇大恨 怎么也得雪,怎么也得报。要不,就不是中国人,更不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战士!"
        天亮后,风停了,雨住了。除了平型关方向传来稀疏的炮声外,公路上仍不见日军的踪影。怎么搞的?情况有变化吗?1 营长从山头左侧跑过来,有点着急地向我:
        “团长,鬼子怎么还不来?"
        我说.“打伏击嘛,就要沉得住气,有点耐性。怎么?你认为鬼子不会来吗?" l 营长摇摇头,说:“拿不准。”
        “没有什么拿不准的。”我说:“你赶快回到自己指挥位置上去!”因为他那里集中了全团10 多挺机枪,我特别嘱咐他说,“要注意你那些机关枪噢!, 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手表, 不知道确切的时间,大约上午8 点多钟吧,先是听见远处传来汽车的马达声,接着隐隐约约出现了汽车的影子。汽车越来越近,这才发现后面还有马车等一大溜。只见头一辆汽车上擂着一面“太阳旗”,坐 着几十个日本兵,头戴闪光发亮的钢盔,身着黄呢大衣,上着刺刀的步枪抱在胸前。汽车一辆接一辆地开进了我们的伏击地域。这些家伙装备精良,侵华以来还未遇到过什么真正有力的抗击哩!他们在车上指 手划脚,叽哩哇啦的不知讲些什么。在我们的国土上,他们旁若无人似的,真有些不可一世的味道。
        战士们上好刺刀的枪膛里压满了子弹;机枪射手们已经在瞄谁了,他们都不时地望着我。我好象感到了大家的心在剧烈跳动。而我的双眼却只盯着公路的拐弯处。当日军的头几辆 汽车开到我们阵地的山脚下时,按照师部的部署,我立刻命令:
        “全体冲锋,打!"
        顿时,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开火,指战员们暴凤骤雨般地向敌人冲去。日军最前面的汽车已被打坏,着了火,后边的汽车、大车、马匹等互相撞击,走不动了。日军们嗽嗽地 叫着跳下车来四处散开。我想他们大概没有想到,会在大白天遇上这样突然勇猛的打击。“大皇军”的精锐旅团惊慌失措了。
        应当说坂垣21 旅团还是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他们从懵懂中一清醒过来,其骄横、凶狠、毒辣、残忍的本性就发作了,指挥官举着军刀拚命地嚎叫着,钻在汽车底下的士兵爬出 来拚命往山上爬。敌人想占领制高点。我立即派通信员向各营传达命令.“附近的制高点一个也不堆鬼子占领!”这时,刘营长已指挥l 营把公路上的敌人切成了几段。他接到我的命令后,马上指挥l 、3 连 向公路边两个山头冲去。山沟里的日军也在往山上爬,可是不等他们爬上去,迅谏碟卜山头的l 、3 连紧接着又反冲下去,一顿猛砸猛打,把这群日军报销了。这个营的4 连,行动稍慢一步,被日军先占了 山头。连长在冲锋中负了伤,l 排长就主动代替指挥,他用两面夹击的办法,很快把山头夺了回来,将日军逼回沟底全部消灭。正当部队同敌人反复争夺制高点时,两架日军飞机顺着公路来回盘旋。战士们 看到这情景,一股劲地靠近日军,同敌人混在一起拚杀起来。敌机大概看到双方交织在一起,无法扫射,也无法投弹,只好飞走了。
        最激烈的白刃格斗在2 、3 营的阵地上展开了。2 营5 连连长曾贤生同志,外号叫“猛子”。战斗打响前,他就鼓动部队说.“靠我们近战夜战的光荣传统,用手榴弹刺刀和鬼子 干,让他们死也不能死团圈了。”发起冲锋后,他率先向敌人突击,20 分钟内,全连用手榴弹炸毁了20 多辆汽车。在白刃格斗中,他1 个人刺死10 多个日本兵。他身上到处是伤是血,一群日军在向他逼近 ,他― 我们的英雄连长曾贤生同志拉响了仅有的l 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他的壮烈行为鼓舞着我们,更鼓舞着他身边的战友。这个连的指导员身负重伤,依然指挥部队;排长牺牲了,班长顶替;班长牺 性了,战士接上指挥。就这样,前仆后继,打到最后,全连只剩30 多位同志,却仍然顽强地与敌人拚杀!3 营的9 连和10 连,冲_巨公路后伤亡已经很大,但他们依然勇敢地与敌人拚杀,以一当十,没有子 弹了就用刺刀,刺刀断了就用枪托,枪托折了就和敌人抱成一团扭打,哪怕只有几秒钟的空隙,他们也能飞速地拣起石块将日本兵的脑壳砸碎。战斗到最后,两个连队眼睛都打红了,尽管伤亡都超过了半数, 战斗情绪却依然旺盛得很。这是血战,是意志的搏斗,也是毅力的考验。
        日军士兵由于长期受军国主义的欺骗宣传和所谓“武士道”的影响,成了一帮亡命之徒。他们负了伤仍然顽抗。战士们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不知他们是听不懂,还是根本 听不进去,毫无反应。1937 年的日军,战斗力还是满强的。也许,“皇军”几个月要灭亡全中国的神话在他们的头脑里还起着作用。但神话毕竟不是现实。战斗进行到下午,以我们的最后胜利结束了。据后 来的统计,此次战斗共歼敌1 000 余人,日军在中国人民的铁拳下,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被砸烂了!
        平型关一战,震动了野心勃勃的日本帝国主义。九一八事变,甚至更远一些如“甲午战争”以来,他们还没有遇到中国人民这样有力的、巨大的、歼灭性的打击。“不可战胜的皇 军”,居然败在了他们认为是“一盘散沙”、“不堪一击”的中国人的手下,说这个震动“如雷轰顶”,恐怕不算过分吧!
        平型关一战,震动了矛盾重重的国民党各派势力。“灭共派”看到了被他们消灭”了10 多年的共产党的真正实力和气魄,不能不作进一步的思考和谋划了;“联共派”应该说受到 了不小的鼓舞,似乎觉得“联共”的“资本”大大的增加了。作为一个整体,国民党在进一步地分化。
        平型关一战,也震动了一些对中国共产党了解不深,难免存有观望情绪的人士。从蒋介石四一二叛变,经过从未休止的军事“围剿”、“聚歼”和白色恐怖的大屠杀,以及被宣传 为“溃不成军的西窜”(指长征)之后,他们觉得中国共产党已经是伤痕累累了;但是今天他们亲眼看到的却是一个无比健壮的、傲然屹立的巨人。这就大大增添了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任和希望,尤其是在民 族危亡的严峻时刻。
        平型关一战,也震动了世界。那时,距第2 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虽然还有近两年的时间,但希特勒已经撕毁了“凡尔赛条约”并同意大利法西斯分子一起干涉西班牙的内战。英、 法、美集团采取绥靖政策,力图把战火引向社会主义的苏联。在这法西斯侵略势力日益猖撅的时刻,被视为“东亚病夫”的中国人居然“改”打日本人,而且打了它的精锐师团,取得了谁也不能否认的胜利, 他们不得不‘刮目相看”了。而对那些被德、意帝国主义奴役和受到他们严重威胁的人民,不能不说是一个鼓舞和支持。
        当然,乎型关一战最未、最直接的影响,还是在中国国内,它使全国人民看到了貌似强大的日本帝国主义的虚弱本质;它使全国人民看到自己不可战胜的力量;它使全国人民更加信 赖中国共产党和她所领导的、坚决抗日的八路军。真是打出了中华民族的威风,打出了中华民族的志气,打出了全国人民对“驱逐日寇出中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取得抗日战争最后胜利的坚强信念和 信心!就我个人来说,平型关一战,起码使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党的坚持统一战线下的独立自主政策是无比正确的,“唯武器论”不但不可信,而且是住定要破产的;单纯的防御是必定要失败的;主要是游击战 ,配合以运动战,灵活机动地运用。在当时条件下,是可以取胜的。
        平型关是英雄关,因为她是先烈们用鲜血洗染过的l
        平型关是难忘的关,因为她记载着中国人民抗击日军第1 次伟大胜利星平型关已经载人了光荣的中国人民革命的史册!



  上一篇>>   老将军回忆“尸山血河争四平”

  下一篇>>   将军回忆滑石片歼灭战



粤ICP备10035908号-5   工业和信息化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