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良格回归”背后的博弈与那些默默无闻的英雄们
来源: 网络    时间:2017/7/11 12:08:59


瓦良格号航母

本文虽然讲述的是瓦良格的回归,但过程一带而过,更多笔墨放在这件事情背后隐藏的各方博弈、与国家和诸多无名英雄为此所做的努力上。目的是让大家明白,你只看到了瓦良格驶入大连港时的壮观,却不知道,这背后,有着数以百计的人曾为它付出了辛苦、心血、尊严、甚至是屈辱。

本文的资料部分来自俄罗斯的军事杂志,部分来自天朝出版的各种关于瓦良格的图书,部分来自港澳及新加坡的媒体,部分来自路边社,部分来自老朱体制内外的朋友们的唾沫腥子,这下你明白了吧?说到底它就是一娱乐贴,谁较真儿谁傻子。

1991年12月25日,社会主义的老大哥苏联在一夜间轰然散架儿,将世界各国人民的下巴震掉了一地。当大家都在绞尽脑汁的寻找大哥散架儿的原因时,苏联的几个不孝子可顾不上这些,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便是,分,分,分,分家产啊!

    大家都知道,任何兄弟哥们儿多的大家庭分家,除非是能变现的变个现,否则其它不动产部分基本上在谁家院子里就给谁了,就像,你二哥院里有棵枣树,你总不能刨了它卖钱大家分了吧?如此,在苏联的分家过程中,二毛分得了一个让很多兄弟们眼红的财产,那便是,尼古拉耶夫黑海造船厂。
    这一刻,你要问,二毛儿是谁啊?告诉你,乌克兰。
    “乌克兰”这仨字,你想到了什么?美女?克里米亚?季莫申科的大屁股?颜色革命?好了,好了,打住,打住,千万别跟我提那位一生都无法再视频聊天的尤先科,虽然我本人很同情老尤的遭遇,但并不代表我就喜欢老尤的样子。
    就在打下这行字的这一刻,我趴到地图上瞅了半天,坭玛,要说二毛穷,真是穷的没道理啊。面积比我大山东大4倍,人口不及我大山东的一半儿,背靠大毛,面朝里海,人民整体受教育程度不低,矿产丰富,军工强大,俄的黑海舰队还借住他家,估计要不是天天老闹革命玩儿,早发达了。人都说肚子饿的人脑袋都特别的清醒,咋到了二毛儿这就变味儿了捏?
    不得不承认,苏联的解体,沉重打击了原来的诸多加盟共和国。穷,这个字,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惨痛的经历。还不要说这毛儿那毛儿的,就是你自己,如果这一刻,让你突然经历那种打开钱包儿见不到毛主席的感觉,是不是很恐怖?
    一个数据便能证明苏联解体对各加盟共和国的影响,苏联时期,一卢布兑1.6美元,苏联解体后,3500卢布兑一美元,好吧,大家都是读过幼儿园的人,这一刻,咱来换成人民币,计算一下,若现在3500人民币兑换一美元,你有何感觉?如此足以给我们所有人一个警示——若我国像前苏联那样出现国家分裂,谁他妈的日子都不好过?!
    大家庭破碎了的各小家庭,没钱过日子了怎么办?折腾家底儿呗。在此,咱不说别人,咱只说二毛。
    此时,二毛的黑海造船厂里有两艘航母,一艘叫“乌里扬诺夫斯克号”,我们叫它乌妞儿,另一艘便是“瓦良格”号,我们叫它瓦妞儿。彼时乌妞儿已经完成30%,瓦妞儿完成了68%。

瓦良格号航母

    二毛有二毛的打算,反正自家面对着黑海,而且,一个穷的掉底没邦儿的国家也用不着航母,换几个小钱花花呗,于是,二毛决定卖了这姐儿俩。
    二毛要卖航母胚子的消失传出去后,全球各国纷纷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美国人不买,但美国人怕别人买,日本想买,但买了也是个花架子,因为它的军队就是一只只能窝在家里的“手枪党”,除了自慰,美国不让它出门。韩国消化不了这东西,印度那会儿跟咱一样穷,欧洲各国中,德国跟日本一样被老美要求趴窝着,法国自己有航母,再养一艘也养不起,英国也没机会再在全球范围内贩卖大烟叶子了,要这东西也没啥大用。
    于是,一个现象出现了,二毛在那儿搔首弄姿了好几个月,没有一个人吭声。
    想失身却不遂,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没面子的事啊,不得已,二毛将满腹的媚眼儿抛向了一个东方大国,那便是,天朝。
    二毛跑到天朝来接洽,天朝一脸便秘地说,俺们“全心全意搞建议,一心一意谋发展”,俺们不想跟谁打仗,要这东西没用啊?事实上,这话的潜台词是,老子是想要,可老子怕美国不让老子要啊。
    有钱的不敢要,敢要的没钱,怎么办?愁的个二毛噢,头发都绿了。
    正当二毛穷得天天啃门框时,有客户找上门儿来了,一家挪威的造船公司,向黑海造船厂下了6艘大型商船的订单,这些商船都非常大,以至于只能在船厂建造乌妞儿的码头上建造。由于订单很急,订金又非常之丰厚,不得已只能空出船台来,可乌妞儿已经完成了30%,总不能把它推到海里去吧,要说二毛就是命好,就在二毛又开始发愁时,一家美国破烂儿公司找上门来,说要买废铁,给的价格还不低,直接拍了高额定金,二毛高兴坏了。
    此刻,聪明的读者一定觉得不对劲儿了,哪有这么巧的事啊,一边要造船需要船台,需要将乌妞儿挪走,一边要废铁,正好收了乌妞儿,这分明是想让乌妞儿变成废铁啊,可是,有个词叫利令智昏不是?二毛一高兴,三下五除二把乌妞儿拆了。
    正当二毛乐呵呵的自恋上天照顾2B时,谁料,船刚拆了一半儿,挪威方面传来消息,6艘商船的定单取消了,随即美国的破烂儿公司也不要废铁了,双方都慷慨的表示,定金送给你个傻X买糖吃去吧,此刻,已经自废了武功的二毛大呼上当,大毛更是让这个不争气的兄弟蠢哭了。
    有了乌妞儿的教训,二毛在瓦良格上再不敢轻举妄动了。
    1993年,俄总理到二毛家串门儿,提出要将瓦良格买下,建造完成它。二毛一见,攥出尿的机会来了,于是狮子大开口,要求俄方支付全部的造价,而不是俄方认为的未付的30%,俄总理还没说啥呢,老厂长马卡罗夫报告说:“瓦良格不可能再完工了。”

瓦良格号航母

    众人疑惑,问若要将此航母完成,需要什么条件?
    老厂长眼含热泪,哆哆嗦嗦地说:“苏联,党中央,国家计划委员会,军事工业委员会,九个国防工业部,只有伟大的强国才能建造它,但这个国家已经不复存在了。”
    人群一阵沉默,每个人肚子里的PH值都降到了最低点。
    强大的苏联已经不复存在,支撑建造航母所需要的巨大的财力、完整的工业体系、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已经成了昨日黄花,这种切夫之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
    老厂长在瓦妞儿被天朝拖走后的第二年便与世长辞,不得不说,心痛这俩字,最是折寿的。这是插曲,咱不细讲。
    彼时,老船长的话深深的刺激了大毛的总理,不得已,大毛放弃了,两年后,认命了的二毛将此船的命运交给了黑海造船厂。
    当大毛和二毛都放弃了这一庞然大物时,远在东方的一个大国却一直对它念念不忘,这个大国便是,天朝。
    最早从1970开始,中国军方便起动了第一次有关航母的辩论。拥有一艘属于中国海军自己的航母,是所有中国军人的祈盼,然而彼时的中国没有财力喂养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加之,长期浸泡在海水时里的航母对钢铁的要求甚高,中国自己没有能力提炼出建造航母所需要的钢材,而无论是美欧还是俄罗斯,都不希望再多中国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
    “武器禁运”,这个词你应该很熟悉吧,当时欧美对天朝实施着武器禁运,天朝自己也不敢冒尖儿,于是,不得已,那样的年代,天朝一直以孙子的状态存在着。
    事实上,此前的1992年3月,中国海军就派代表团访问了乌克兰黑海造船厂,并于当年的11月购入了半完工的3.7万吨的加油船,该船的设计意在作为苏制航母的补给舰,就是今天的“青海湖”号,前段时间中国海军在亚丁湾执行任务时,此舰在列。由此足见,中国军方对瓦良格的购入蓄谋已久。

青海湖号

    虽然军方一直渴望有一艘自己的航母,但限于当时的政治经济条件,1993年到1995年间,因为中央领导的反对,航母项目搁浅。
    此前,当乌克兰要卖瓦良格的消息传来,军方高层兴奋不已。在世界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国家要将全新的航母卖出,虽然瓦良格只完成了68%,但这已经足够了。可是,此时的天朝更清楚一件事,随着苏联的解体,一支独大的美国是不允许再出现对手的。如此,如何巧妙的在不刺激美国的前提下、把航母买回来便成了高层绞尽脑汁的问题。
    在这里,加个楔儿:
    几年前的春节,忘了是初几了,我刚走出老屋的门,看到堂哥灰头土脸、满头大汗的扛着一把扫帚从远处走来,纳了个闷儿,大过年的别人都衣着光鲜,堂哥咋像刚从战场上下来似的?堂哥笑眯眯地说:“东小庄的秧歌队后晌要到咱村来演出,麦场这一冬天刮了许多塑料袋树叶子啥的,我去扫了扫。”我问:“你一个人?”堂哥说,是啊,大过年的,大家都在玩牌,我又不会玩儿,扫个麦场我还是干得了的。
    我们村的麦场足有天安门广场那么大,六十多岁的堂哥一个人扫了它,只是因为隔壁村来跑秧歌,他想让自己的村子以最好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这,就是一个退伍军人的集体荣誉感。
    堂歌70年代在北京顺义当兵,彼时称做特务连,现在叫特种兵,我目睹过堂哥从十几米外助跑,拿脚蹬墙,身子向上一跃,单手扒到六七米高的墙头上、纵身上墙的敏捷。
    去年,南海危机时,网上流传着一个老兵的誓言“国有难,招必回”,我堂哥豪情万丈地说,只要国家用得着,我随时可以抄枪,绝不输现在的兵蛋子。这,就是一个退伍老兵的国家情怀。
    在中国,有千千万万这样的人,他们脱下军装,泯入到为谋生而努力的打工大军中,过着和普通人一样挥汗如雨、锱铢必较的生活。然而,一旦国家需要,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所有,挺身而出,义无反顾的听从国家的安排,这,就是军人,一群一生心系家国命运的老兵。
    向老兵致敬!
    楼歪完了,回来继续说瓦良格。
    彼时的美国,每一天的眼睛都像探照灯似的扫视着全球,虽然那会儿的卡斯特罗,萨达姆,卡扎菲,金正日,四大反美强人是老美的眼中钉,可对已经趴下了的俄罗斯和正在冒尖儿的中国老美一刻都不曾放松警惕。
    在这样的国际政治大环境下,中国政府出面购买瓦良格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如此,便需要一个壳儿,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理由。
    此时,一个人浮出了水面,这个人便是徐增平,一名和我堂哥年龄相仿的退伍军人。

徐增平先生
香港创律集团董事局主席徐增平先生

    徐增平毕业于解放军广州体育学院,这个学校史上对外称做“体育学院”,事实上却是培养特种人才的地方,现在这所学校叫“解放军特种作战学院”,顾名思义你应该明白它是干啥的,据说此校是总参情报部门的老窝子,道听途说,切莫当真,但只是由名字的更换这一点也足可见,今天腰杆硬起来的天朝已经不再遮遮掩掩、不想再装孙子了。
    最初《南方周末》报道此事时,说是1998年创律买下瓦良格号后,发生资金问题,考虑将它转手卖给韩国、日本等国,中国军方得知消息后,拘留、控制了所有经手人员,将船没收——国内媒体,都是如此报到,口径非常的统一,这些行动或许是真实的,但行动背后的东西,彼时国内的媒体却不敢讲。
    直到瓦良格成功服役中国海军,徐增平在接受新加坡《南华早报》采访时,才道出实情,此时的时间已经到了2015年,这会儿的天朝已经不需要再捂了,瓦良格回归中最大的幕后功臣徐增平走到了前台,将这件事情真实的始末来由娓娓道来。
    当时中国军方想通过徐增平购买瓦良格,而这样的行动中央高层当年根本没打算着买,甚至根本不知情,换句话来说便是,是海军的个别领导背着军委甚至是国家擅自操作的,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往好处说是有远见卓识,往不好里说,这就是欺上瞒下,甚至是谋逆。
    而背着中央高层做出这一决定的,是中国海军副司令员贺鹏飞,是的,你没猜错,贺龙元帅的儿子。至于贺鹏飞的背后是不是有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的支持,国家一直没有定论,但我认为有的可能性比较大,因后来徐增平缺钱时,曾向香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借了3亿3千万港元,而刘华清的女儿刘英超便是香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的副总裁,此前,刘华清曾经说过“不搞航空母舰我死不瞑目”。而被称为“中国海军之父”的刘华清当年在俄军舰上掂起脚来去瞅人家操作的那张照片让太多普通的中国人泪目——没有人比军人更能体会什么叫落后就要挨打,没有人比军人更渴望自己的国家能拥有强大的国防。而不管这位老人是否参与了这一行动,我们都不会忘记他一生对中国海军的呕心沥血。

刘华清参观航母

    此时正值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们知道的,此时的天朝出现了最大的下岗潮,年龄在四十岁之上的好多人都记得,彼时我国正处在经济转型期,全国各地都是公务员和教师发不出工资的情况,企业就更甭说了,那会儿全国各地都相继出现了为了工资围堵市政府的情况。
    国家内部动荡,外部美国对天朝这样一个有着庞大人口和地域的国家虎视眈眈,这个时候天朝唯一的选择只有装孙子,而不是去做出过激的行动激怒美国,惹火上身。
    也正是基于此,高层才按下了购买瓦良格之事,不是高层不想强军,而是大环境使然。

1997年末,贺鹏飞中将(中)为即将前赴乌克兰的徐增平送别
1997年末,贺鹏飞中将(中)为即将前赴乌克兰的徐增平送别

    高层不想动,军方却没闲着。
    贺鹏飞在香港找了三个人,前两个都是香港知名的商人,二人都拒绝了,找到徐增平时,徐增平没有直接拒绝,而是犹豫了。
    购买瓦良格无疑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庞大的一起军购案,这种案子,即使高层同意,也拥有着巨大的风险,更何况,还是背着中央在做事。做为一名成功的商人,徐增平当然明白这一事件中存在的巨大的商业风险与政治风险,但做为一名军人,徐增平更明白瓦良格对中国的意义,用后来一名海军专家的话来说便是,“购入现成的航母,为中国节省了至少15年的科研时间。”
    为了说服徐增平接受这一历史使命,贺鹏飞从1996年4月到1998年2月,与徐增平见了十多次面,最让徐增平难忘的是1996年7月10日的那一次,贺鹏飞带着徐增平来到山东青岛,检阅并送别即将访问朝鲜的北海舰队。
    做为一个平民,鲜有人有这样的机会参加此类活动,徐增平当然明白贺鹏飞此举的用意——在西太平洋这片辽阔的海域里,近一百年来承受着中国人耻辱的所有开端,在这里,洋人用他们的船尖炮利敲开了中国的国门,日本人用一场甲午海战几乎摧毁了整个北洋水师,我们的海军,被美国围堵在中国近海,成了“湾军”,今天的中国,太需要一只强大的海军力量了!

辽宁舰编队在南海训练图

    航母具有攻击性,中国购买航母极易激怒美国,让美国怀疑中国有扩张意图,并且,航母的代价太过高昂,以当时中国的财力,根本无法承受。当时咱国有多穷,举个例子就知道了。
    一朋友在北京一家医院工作,当年医院计划购买瑞典的一台医疗设备,先期派三名技术骨干去瑞典学习相关知识,这三个人的行里箱里,除了书籍和必备的几件衣物,每个人都装了几十包的方便面。原因很简单,外国东西太贵,国家外汇有限,能省则省,这是上头领导给的指示。看今天普通中国人到国外旅游都可以大把兑换美元的现状,又有几个年轻人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的日子是如何的艰难?
    基于此,应该说,中央的战略方针没有错,军方考虑的是强军,建设强大的国防,可国家领导人需要考虑政治经济等综合因素,并且,当时天朝正在与各国谈判加入WTO,此时通盘考虑,不冒头,不找事儿,埋头苦干,积蓄力量,壮大自己确实是正确的选择。
    而中国有着辽阔的海域,漫长的海岸线,和许多国家都有海岛归属的纠纷,越来越多走出去的中国企业的安全更需要一只强有力的海军的保障,基于此,以贺鹏飞为代表的海军高层的想法也没有错——大家都是一心为国,只是站在了文与武、保守与强硬的不同角度考虑而已。
    文死谏,武死战,历来这样的朝局才是一个国家强大的根基与前提。
    彼时的徐增平一生都无法忘记贺鹏飞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为了国家,为了军队,我拜托你,一定要把它(航母)买回来”。
    一个海军中将敢冒着牺牲自己政治生命的风险来做的事,自己一个退伍军人又有何理由再去计较自己的利害得失?那一天,徐增平被贺鹏飞的话深深的打动了,毅然接受了这个任务。
    “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福祸趋避之”。无论是当年的贺鹏飞、徐增平,还是今天冲在反绿最前线的习五一、梅新育、蔡小心等等,等等,大家做的事情也许不同,但心情和理由是一样的,我们爱这个国家,前辈们能为我们赴汤蹈火,我们亦可为子孙披荆斩棘!
    可是,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能不能买到?买到之后如何运回?运回之后如何交给国家?如果美欧背后使绊儿买不到怎么办?买到了运不回来又怎么办?所有的一切事情,在徐增平的脑袋里不停的转着,而除了这些,一个比这些更当务之急的事摆在了徐增平的面前,那便是,钱。
    中央对此事并不知情,如此也便意味着,海军无法为徐增平提供一分钱,但此时的徐增平一心想将瓦良格买回来,已经无心去计较各人得失了。徐增平东拼西凑,凑起了一笔起动资金,然后,在北京和基辅分别开设了两个办事处。
    此时是1997年4月,徐增平在北京的办事处表面上是为了策划台湾特技明星柯受良飞跃黄河以庆祝香港回归的商业活动,实际上却是在为中国军方历史上最大的一笔秘密军购进行准备的联络点。
    徐增平说,北京办事处的主管是退休大校肖云。肖云为了出任新职,辞去了海军航空兵装备部副部长一职,成为转业军人。跟贺鹏飞和姬胜德一样,肖云也来自**党。其父肖华上将是中国共产党的开国将领之一。
    听上去是不是像演谍战片?可是,这却是真实的历史,而且,是发生在几乎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已经出生了的1997年。
    没办法,大环境使然。一方面是中国内部高层的不知情,另一方面更不能让欧美知道,于是,整个行动必须秘密进行。
    据后来徐增平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讲,这件事情的幕后主导除了贺鹏飞,还有一个便是前国家副总理姬鹏飞之子姬胜德。收购航母的计划由海军的一名最高领导人策划,时至今日,徐增平也没有说出这名领导人的名字,至少我查了许多资料都没查到,至于前面猜测的是军委刘副主席,那也只是猜测而已。

徐增平购买瓦良格号航母

    徐增平说:“姬胜德是这起交易背后的真正老板。贺鹏飞、姬胜德和多名军官因为爱国,为了中国的强军梦,他们为这起航母交易做了大量前期工作。”
    徐增平说,与解放军人士的接触非常保密。他说:“在操办这起航母招标的所有准备工作时,我感觉就象当年战争时期搞地下工作一样,大家经常在马路旁,以及无人僻静的地方商讨计划详情……尽管如此,我的使命感驱使我的热情从未削减过。”
    当时乌克兰政府担心向中国军方出售航母会惹恼美国,所以不想公开把航母卖给中方,而除了中国,别的国家好象也没有要购买的意思,如此,徐增平的作用便是,充当一个第三者,让船厂和全世界都相信,航母卖给的是一个澳门商人,而不是中国政府。
    1997年8月,徐增平在澳门开设了空壳公司,澳门创律娱乐公司,做为贺鹏飞的代理人,徐增平假装买船是为了在澳门建设海上赌场。
    12月,徐增平为赌场的文件,向澳门当局缴交了600万港元,4个月后,徐增平带着文件、200万美金和50多箱62度的北京二锅头飞赴基辅。

乌克兰地图

    看地图便知,乌克兰的首都基辅,比我国最北端的谟河纬度还高,如此决定了,天寒地冻的乌克兰人对高烈度白酒的依赖。徐增平投其所好,这便是那50箱二锅头的用途。

徐增平购买瓦良格号航母 徐增平购买瓦良格号航母

    在与船厂和乌克兰官员谈判的几天里,徐增平每天整个人都泡在酒精里,靠着酒桌上拉来的友谊,成功说服乌方将瓦良格卖给自己。
    最初谈好的是1800万美元的价钱,连船和40吨重的图纸一起。
    不料‘图纸’两个字瞬间刺激了乌方代表的神经,他们坚决不干,说图纸是最高军事机密,需要报请国防部。徐增平当即表示,我们回去要改装,没有图纸万万不行的,于是,双方你来我往,最终价格定为2000万美元。
    一切顺利,可是,谁料,两个月后,乌方突然通知徐增平,由于其它国家对航母也感兴趣,为公平起见,三天后乌方要举行公开的拍卖会。这些国家分别是,美国,俄罗斯,日本,法国,韩国,越南和台湾,一看便知,俩各揣心事的,四个打酱油的,一个垃圾凑数的,且不是个国家,而是天朝的一个不孝子。
    此时的徐增平,明知是有人故意来搅局,可是,硬着头皮也得上。

徐增平购买瓦良格号航母

    拍卖会当天,来自美国,澳大利亚,韩国和日本的竞争对手同时出现在买家席上,因其它国家只是为了搅局,并无切实购买的欲望,最终,徐增平仍然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拍下了瓦良格。
    此时的徐增平虽然知道拍下瓦良格只是这一事件的第一步,但是令他万没想到的是,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

徐增平购买瓦良格号航母

    拍得航母的当晚,一架不明身份的直升机降落在瓦良格的甲板上,这让徐增平刚刚放松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在他的一再要求下,船厂对瓦良格加强了戒备。
    怕夜长梦多,第二天一大早,徐增平和几个助手登上瓦良格,检查了资料库,当天,在徐增平的要求下,所有资料都被装上了卡车,足足装了8辆卡大卡,四十五吨重,直奔基辅机场,资料连夜运回了国内。
    图纸运回来后,专家们发现,30多万张设计图纸中,有部分关键部位的图纸缺失了,徐增平经过多方了解得知,是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情报人员取走了那部分关键图纸,不得已,徐增平再赴乌克兰,通过私人关系,花钱打点,说服黑海造船厂厂长和总工程师,将船厂工艺室里的另一套完整图纸拿了回来。
    设计图纸运回国了,徐增平的心安下了一半儿,然而此时他没想到的是,更大困难还在后头。
    1997年7月,创律公司雇佣了拖船,开始了“瓦良格”漫长的回家之旅。
    这个时候,一个2B跳了出来,那便是,土鸡。
    在此,为方便起见,上个图。

土耳其海峡地图

    看图便知,扼守着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和达达尼尔海峡的土鸡简直就是瓦格良回归中必然的搅屎棍,一直以来土鸡为加入欧盟各种谄媚,而其本身又是北约成员,对美国言听即从,同时我们知道,普天之下,除了华人,没有人愿意看到中国强大,虽然创律一再说自己买这艘航母是为了开海上赌场,可外国人却不这么想,中国对航母的渴望,全世界都看在眼里呢。
    那段时间,西方与亚洲一些国家纷纷叫嚣“中国威胁论”,欧美更是派出间谍,调查到了徐增平的军人背景以及创律公司的财务状况、徐增平本人与中国高层尤其是中国军方的私人交往,怀疑徐增平的背后是中国军方的支持。
    没能在拍卖会上阻止徐增平拍到瓦良格,那么,接下来西方唯一能做的,就是阻止瓦良格通过土耳其海峡,让瓦良格不得不重新拖回里海,让其从此长年漂在海面上,成为一堆彻头彻尾的废铁。
    于是,那一刻,我们看到,在欧美的怂恿下,土鸡跳出来了,各种叽歪,说什么船会撞大桥,会搁浅堵水道,会触礁等等,吧啦吧啦,说白了就不让你过。瓦良格先后两次企图通过,都被挡了回去,不得已,瓦良格又被拖回了黑海。

瓦良格号航母在拖往中国途中

    虽然此前乌克兰政府承诺已经将航母内部的设施损毁,再无法用于军事用途,但国外人士对此显然并不死心,瓦良格漂在海上的那段时间,常有不明国籍的人员进行窥探,一架法国直升机甚至直接降落在瓦良格的甲板上,在进行了一番测量后,在甲板上写下了“法国人到此一游”的字样。
    这是挑衅,是嘲笑,更是污辱——你丫中国买了航母又怎样?运不回去啊,俺们啥时候想来就来转转,你丫屁治没有。
    一天, 两天,一个月,两个月,这一阻就是一年半,据后来的统计,瓦良格原本预计的60天的回国航行,整整走了627天。而其间徐增平的创律公司每天要向拖船公司支付8500美元,每月向乌克兰支持1.7万元的停泊费,加上中间打点各路小鬼儿,钱天天像流水似的往外淌。

瓦良格跨越土耳其海峡

    徐增平自有的资金很快花光了,彼时正值亚洲金融危机,找钱太难了,终于,徐增平撑不住了。
    焦头烂额的徐增平开始抵押资产,用在香港坪洲岛海边46万英呎土地(就是香港迪士尼的对面),向香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抵押贷款了3亿3千万港币;用他在香港7处优质物业向裕泰兴财务公司抵押贷款5千万高息港币;以他广州南湖酒店20年经营权抵押,在中国工商银行贷款5千万人民币;通过国际友人贷款2亿3千万港币,以上所借全部资金都用于支付购买瓦良格航母、律师、工作人员等各项费用。
    然而即使是这样,仍然无法填补瓦良格每天巨大的吸金黑洞,不得已,徐增平与贺鹏飞找到了华夏证券,然后,向华夏证券旗下的泰信达科技有限公司转让了创律娱乐的股份,徐增平先后2次出让澳门创律旅游娱乐有限公司80%股权,用以偿还购买瓦良格的高利贷利息和相关费用,前前后后,华厦证券公司为购舰共计支付了5亿3千万人民币。
    华夏证券的行为很快便让朱镕基知道了,朱镕基说,一个证券公司,它买的哪家子的航母?查!当时朱镕基批了16个字:“胆大妄为,严肃查出,以敬国法,以敬效尤”,结果,查半天没查出事来,确实是个人一分钱好处没拿——也许这些人最初有过商业上的考虑,但最终还是从国家战略的大局出发的。但从这一点儿上也可以看出,当时参与瓦良格事件的人,大都出自一腔爱国热忱。
    此时的瓦良格,依旧等待着土鸡的高抬贵手,土鸡各种叽歪,还装好人似的给出了两条方案,一条是给瓦良格装上动力,让它自己开过去,二是将瓦良格一切为二,分开拖。
    坭玛,糊弄鬼也得打打草稿吧?瓦良格要是装上动力系统运回中国,美国人还不疯了?一切为二?X,这是成心试探老子买航母的意图是吗?

瓦良格

    此前,曾有人怀疑徐增平购置瓦良格的动机是为了赚钱,但事实却显然打了说这话的人脸。1998 年11月11日,新华社香港分社曾以《徐增平表示购买前苏联航母服务国家》为题刊发消息,文中说:创律集团主席徐增平向记者表示,一旦国家需要,我和创律将毫不犹豫向国家献出这艘航空母舰,为国家服务。这才是我的最终目的。购买这艘航母的目的是‘以商业行为之名,行服务国家之实,希望对国家在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有所贡献。’”
    在这里,插播一段“谣言”,谣言来自路边社,以绿字标记,本人在此保证不对下面这段话负任何责任:
    正当华夏证券被瓦良格拖得气喘吁吁时,国家出台了整改证券保证金制度、推出了“银行三方托管”政策,导致华夏银行资金雪上加霜。突然失去了客户保证金这一块大蛋糕,加上瓦良格的日日吞金,华夏证券破产,后被中信兼并重组,成为今天的中信建投。而此时,一个有着军方背景的公司东方汇中以军队接管的名义接手了华夏证券下属的泰信达公司,成为瓦良格实际意义上的所有人,并且,接手泰信达之后,东方汇中的几名高管立即飞赴乌克兰首都基辅,重新与乌方签定了购船协议。此时,徐增平一看事情不对了,赶忙写信给当时的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迟浩田接到信后立即批付总后勤部部长王克,当即查处了东方汇中的相关责任人,并扣压了所有与瓦良格相关的人员,从他们的口供中理出购置瓦良格的来龙去脉,然后,国家以“处置国有不良资产”的名义正式接手瓦良格,由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全权负责此事,外交部开始介入。
    此前的中央高层,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认可了军方建构航母的计划,三件事决定的,一,93年的银河号事件,美国怀疑中国向伊朗运送化学原料,在公海上公然拦截了中国商船银河号,结果,各种登船检查,屁没查出来,此举像一记巴掌,重重的打在了中国人民的脸上;二是,李灯灰抛出两国论,天朝在东南沿海举行大规模军演,美国航母前来示威;三是,美国炸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全国人民群情激愤,山东一私营企业家拿着1000万元的支票找到中央,肯求捐建航母,全国上下,上至八十高龄的老人,下到不谙世事的孩子,纷纷慷慨解囊,一时间为国捐建航母的声浪此起彼伏。
    购进一艘现成的航母当然比自己从零开始要快捷的多,中央立即指示外交部与土耳其方面洽谈此事。当时中方负责联络此事的是中国驻土耳其大使姚匡乙,姚大使跑去找拦截瓦良格的土鸡副总理,碰了一鼻子灰,大使不死心,又去找土鸡外交部,请求“不要将门关死”“势必影响中土关系”,姚大使还趁土鸡驻华大使休假的空,跑到海边与人家联络感情,请求其伸手相助,姚大使还跑去找了土鸡的外交部次长,在其的建议下出具了一份“安全保证书”,等等,其间各种卑躬屈膝、讨好献媚,送钱送物,着实委屈了姚大使。
    天朝这边,军方邀请了土鸡军方领导人访华,386亲自出面接见,答应卖国产武器给其,并答应开放对土耳其的旅游,争取每年有200万人次的中国游客到土旅游,为土每年增加2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
    此时,尽管天朝放下身段各种许诺,土鸡依旧一副逮着个蛤蟆攥出尿来的姿态,开出了一拖拉机的条件,这便是为何老朱这些年一直说土鸡欠揍的原因。
    吃饱喝足了的土鸡答应放行,却又列出了20项放行的先决条款,在这里,老朱捡几个简单列一下,大家看看,我说土鸡欠揍过份吗:
    1、10亿美元的“风险保证金”;
    2、中国官方提供书面保证;
    3、必须由国际认可的保险公司担保;
    4、护航“瓦良格”号通行海峡拖船数量必须增加一倍(即由中国最先提升出的8艘增加为16艘,并且必须有高马力拖船);
    5、通行海峡时,全舰四周必须灯火通明;
    6、舰上必须配置锚链及拖揽收放机械组及人力组以备必要;
    7、舰上必须安置发电机启动机械照明;
    8、舰上必须建立无线电通讯以保持安全联系;
    9、在通行海峡前,土方派技术监督小组至舰上检查安全条件是否齐备……
    行,行,行,你他妈的只要让老子过,你说啥是啥,老子照单全收。
    各项工作都已齐备,终于,土鸡点头了。
    2001年10月25日,瓦良格第一次通过土耳其海峡,不料当天风浪太大,拖船缆绳断裂,刚走了不远,土鸡海洋署说啥不让过了,不得已,推迟。
    几天后的11月1日,天气晴朗,上午8时,晨雾散尽,这艘没有动力的庞然大物在11艘拖船拖行和12艘救难、消防船的前呼后拥、护航托带下进入曲折狭长的博斯普鲁斯海峡。2:30安全驶过海峡最后一个危险的弯角,顺利通过了这一狭窄的水道,进入宽广的马尔马拉海。船队继续在黑暗中航行,11月 2日早晨进入狭长但曲折较少的达达尼尔海峡,当天下午进入爱琴海。

横亘在爱琴海的风暴使瓦良格搁浅希腊埃维亚

    11月3日,6艘拖船拖扯下的瓦良格在爱玲海附近水域遭遇前所未有的风暴,缆绳扣相断被刮断,巨大的船体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在海上横冲直撞。希腊派出救援船全力拯救,并派出直升机接走了船上的7名船员,将船员接到雅典的一个军用机场,派医生给他们检查了身体,同时,希腊派出船只参与了固定瓦良格的工作,为此,一名叫做阿列斯*利马的希腊水手在抢险过程中不幸遇难。数年后的希腊债务危机,希腊领导人向天朝求援,天朝二话不说便给了15亿美元,看清楚了,这是天朝单独掏的,与IMF中天朝掏的30亿美元不是一码——一个遥远的欧洲小国产生债务危机,天朝顿刻不打立马掏了45亿美元,这与当年希腊在瓦良格事件中的倾力相助不无关系。
    相反,再看另一个国家埃及,彼时瓦良格想走苏伊士运河,当时穆巴拉克的儿子掌管着苏伊士运河的经营权,碍于美国的使绊儿,埃及一口回绝了天朝,不得已,船队经地中海走的直布罗陀海峡。后来穆巴拉克因国内危机入狱,天朝随即邀请继任者穆尔西访华,想来真真是报应不爽啊。
    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今天,土鸡因难民问题得罪了欧洲,因打击库尔德得罪了美国,因叙利亚问题德罪了俄国,因历史问题与希腊和亚美尼亚世代为仇,此时想起天朝来了,隔三岔五向天朝抛个媚眼儿,坭玛,当年在瓦良格一事上你丫给老子下的那些绊儿老子没收拾你就已经是大发慈悲了,你丫还想着抱老子个大腿,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
    不说土鸡,一说这丫的老子就生气。
    咱还接着说瓦良格。
    2001年12月11日,瓦良格绕过非洲好望角进入印度洋,几周后通过马六甲进入南中国海,2月20日进入中国领海——中国领海,到家了,终于到家了!

航母抵达大连港口时

    2002年3月3日,历尽磨难的瓦良格抵达大连港,结束了15200海里的航程。瓦良格抵达大连的第二天,澳门创律娱乐有限公司被注销,瓦良格从此彻底属于国家。
    10年后的2012年9月25日,“瓦良格”更名为“辽宁号”,正式服役于中国海军。

航母入列仪式
航母入列仪式

    直到今天,中国官方即不肯定也不否认徐增平对瓦良格的贡献,国有媒体也从未厘清他与航母之间的关系,但今天的徐增平是全国政协委员,并且,徐增平在海军中的声望极高。

徐增平先生参观辽宁舰航母3
徐增平先生参观辽宁舰航母

    2013年8月10日,即航母完成重组并命名“辽宁号”正式服役海军的一年后,徐增平一家获舰长张峥及政委梅文亲自邀请登上航母参观,并在航母上午膳。同行的还有前海军副司令员苏士亮,这一举动,无疑是对这位英雄几近倾家荡产为国家买下‘瓦良格号’的一种无声的默认与致敬。对此,澳门军事观察家黄东表示,徐增平是中国海军航母项目的其中一个无名英雄。

徐增平先生参观辽宁舰航母
徐增平先生参观辽宁舰航母
徐增平先生与购买航母的功臣参观辽宁舰航母

    这一刻,老朱的脑海中出现这样一则画面,多年以后,已是满头白发的徐增平仰靠在竹椅上,遥望着西下的夕阳,菀尔一笑,感叹道:我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但有这一件事,一生足以了!
    的确,在滚滚的历史大潮中,每一个个体的生命都显得那么渺小,微不足道,可是,正是这些微不足道的人,凭着一腔热血与义往无前的勇气与决心,推动着社会的进步。
    此刻,我的兄弟姐妹们,或许,多年以后,我们这群为了子孙而与极端宗教做斗争的小屁民们,也可以说一句:我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但有这一件事,一生足以了……

「辽宁号」抵港展示雄风
辽宁舰抵达香港


中国将军书画艺术协会二维码


  上一篇>>   航母圓夢香港有功 奉獻國家鞏固優勢

  下一篇>>   徐增平和中国第一艘航母的故事



粤ICP备10035908号-5   工业和信息化部